鴕鳥區塊鏈

一文揭開Tether 690億美元儲備金背后謎團

鴕鳥區塊鏈要聞 2021-10-11 10:10
摘要:

彭博社深度調查Tether的690億美元儲備金之謎

來源:Bloomberg

作者:Zeke Faux

多年來,一直有批評人士認為,盡管 Tether Holdings 公司做出了保證,但該公司并沒有足夠的資產來維持 1:1 的兌換率,這意味著其發行的 Tether 本質上是一種欺詐。但在 Crypto 世界里,以狗狗頭像為原型的玩笑幣可以達到市值數十億美元,騙子們也定期通過聽起來可笑的計劃而賺得盆滿缽滿,因此 Tether 似乎只是另一件奇事。

7795ca067606ad871eb9e58cbb4b912.png

今年7月,美國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 (Janet Yellen) 召集美聯儲 (Fed) 主席、證券交易委員會(SEC) 主席 以及其他六名高級官員開會討論 Tether。他們不可能沒有意識到這種荒謬的情況:美國通脹正在加劇,新冠疫情的加重威脅著經濟復蘇,還有耶倫想要討論一種數字貨幣 Tether,它由在電影《The Mighty Ducks》中射失點球的前童星設計發明。但 Tether 已經發展到足以將美國金融體系置于危險境地的地步。這就好像一場操場上的打雪仗升級得如此瘋狂,以至于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 (Joint Chiefs of Staff) 被召集起來以避免一場核戰爭。

Tether 在金融界被稱為「穩定幣」,因為每一枚 Tether (USDT)應該是由 1 美元的儲備金支撐。但它實際上更像一家銀行。發行這種貨幣的公司 Tether Holdings Ltd. 從那些想要進行加密貨幣交易的人那里獲得美元,作為回報,該公司將把等量的 Tether 記入他們的數字錢包中。一旦擁有了 Tether,人們可以將它們發送到加密貨幣交易所,并使用它們來押注比特幣、ETH 或任何其他數千種加密貨幣的價格。

至少在理論上,Tether Holdings 公司持有美元儲備金,這樣該公司就可以把美元退還給任何想要將自己的 Tether 贖回成美元的人。這種復雜的機制之所以很受歡迎,是因為真正的銀行并不想要與加密貨幣公司開展業務往來,尤其是外國的公司。

7556ff59b387eb06017ced7d7ae1da6.png

Tether 的發行到底是如何被支撐的,或者是否真的得到了支撐,一直是個謎。多年來,一直有批評人士認為,盡管 Tether Holdings 公司做出了保證,但該公司并沒有足夠的資產來維持 1:1 的兌換率,這意味著其發行的 Tether 本質上是一種欺詐。但在 Crypto 世界里,以狗狗頭像為原型的玩笑幣可以達到市值數十億美元,騙子們也定期通過聽起來可笑的計劃而賺得盆滿缽滿,因此 Tether 似乎只是另一件奇事。

今年,Tether Holdings 開始發行大量這種數字貨幣。目前有690 億枚 Tether(USDT) 在流通,其中 480 億枚是今年發行的。這意味著該公司應該要持有相應的 690 億美元的真金白銀來支撐這些數字貨幣——如果該公司是一家美國銀行,而不是一家不受監管的離岸公司,那么這個數字將使該公司躋身美國最大的 50 家銀行之列。

在 Twitter、商業電視、對沖基金和投資銀行的交易大廳,所有人都開始問,為什么 Tether 鑄造了這么多幣,以及該公司是否真的擁有其所聲稱的資金儲備。一篇名為《The Bit Short: Inside Crypto’s Doomsday Machine》的匿名反對 Tether 的博客迅速走紅,同時 CNBC 主持人 Jim Cramer 也告訴觀眾賣掉他們的加密貨幣,并警告說:“如果 Tether 崩潰,那么它將摧毀整個加密貨幣生態系統。”

就監管機構而言,需要用于支撐 Tether 的美元儲備資產規模太大,即便該公司真的擁有足夠的美元儲備資產,也依舊很危險。這是因為,如果有足夠多的交易員立即要求贖回他們的美元,該公司可能不得不虧本變現資產,引發對這家非銀行機構的「擠兌」。這些虧損可能會涌入受監管的金融體系,導致信貸市場的崩潰。如果這些反對 Tether 的聲音是對的,Tether 是一個龐氏騙局,那么它的規模將超過伯尼?麥道夫 (Bernie Madoff) 的騙局。

[編者注:麥道夫是世界金融歷史上最大“龐氏騙局”背后的始作俑者,案件受害者數以萬計,詐騙金額高達 650 億美元。]

所以今年早些時候,我開始著手解決這個謎題。

該公司的資金足跡分布至從臺灣到波多黎各、法國里維埃拉、中國大陸和巴哈馬群島。一位曾在 Tether 工作過的前銀行家告訴我,該公司的高管將其儲備金投入風險之中,為自己賺取了可能高達數億美元的利潤。“它不是穩定幣,而是高風險的離岸對沖基金,”在波多黎各 (Puerto Rico) 開了一家銀行的 John Betts 說道,Tether 曾使用過這家銀行。“就連 Tether 自己的銀行合作伙伴也不知道他們的儲備金有多大,或者是否有儲備金。”

“加密銀行”

在該公司的網站上,一個帶有白色 T 字母的綠色五邊形代表 Tether 幣,并聲稱其是“數字時代的數字貨幣”(Digital money for a digital age)。這個 logo 看起來不怎么樣,但這可能是 Tether Holdings 最正常的東西了,該公司在幾乎所有可以想象到的地方都很奇怪。LinkedIn 上顯示該公司只有十幾名員工,對于一家管理著 690 億美元資產的公司來說,這個數字微不足道。

Tether 的網站也在吹捧其與紐約總檢察長辦公室達成的和解協議,但該和解協議的宣布讓人覺得該公司在做一些可怕的事情。美國司法部長 Letitia James 曾在一份聲明中表示,Tether Holdings 一直是“由在金融體系最黑暗角落進行交易的無執照、不受監管的個人和實體經營的”。

在該網站的其他地方,有一封來自一家會計公司的信,稱 Tether 擁有儲備金來支撐其發行的穩定幣,同時還有一個餅狀圖顯示,該公司持有的美元中約有 300 億美元投資于商業票據——也即向企業提供的短期貸款。這將使 Tether 成為第七大此類債券持有者,僅次于嘉信理財 (Charles Schwab) 和先鋒集團 (Vanguard Group)。

為了核實這一說法,我和幾個同事征詢了一些華爾街交易員,看看是否有人知曉 Tether 購買了什么東西 (商業票據)。沒人表示知曉此事。“這是一個很小的市場,很多人都認識彼此,”匹茲堡資產管理公司 Federated Hermes 的全球貨幣市場首席投資官 Deborah Cunningham 說道。“如果有新進入者,通常會非常明顯。”

目前并不清楚是由哪個監管機構負責監管 Tether。該公司的一名代表曾在播客上表示,該公司在英屬維爾京群島金融調查機構注冊。但該金融機構的負責人 Errol George 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我,該機構并不監管 Tether。“我們沒有,也從來沒有 (監管 Tether)。”

Tether 網站上列出的該公司現任 CEOJ.L. Van der Velde是一位居住在香港的荷蘭人,他似乎從未接受過采訪,也從未在會議上發言。首席財務官 (CFO) 是來自意大利的前整形外科醫生Giancarlo Devasini,他曾在 Tether 的網站上被描述為一家成功的電子企業的創始人。在搜索意大利報紙時,唯一提到他的信息顯示,他曾因出售盜版微軟軟件而被罰款。他不回復電子郵件或者 Telegram 信息,他在 Telegram 上的昵稱是 Merlinthewizard。

Tether 的律師 Stuart Hoegner 在電話中告訴我,Van der Velde 和 Giancarlo Devasini 更喜歡避開聚光燈。他將 Tether 的批評者稱為想要摧毀該公司的“圣戰分子”(jihadists)。他表示:“我們維護一個清晰、全面、成熟的風險管理框架,以保障和投資儲備金。”他補充稱,從未有客戶要求贖回美元而被拒絕。

但當我問 Tether 把這些錢放在哪里時,他拒絕回答。當他告訴我,公司有足夠的現金,可以在一天內支付有史以來最多的款項時,我也沒有打消自己的疑慮。銀行擠兌可以持續 24 小時以上。隨后,Hoegner 通過電子郵件聲明回應了后續問題,稱我的報道“只不過是由不參與或不直接了解公司運營的不滿人士分享的含沙射影和錯誤信息的匯編。”他補充說:“(Tether 的) 成功本身就能說明一切。”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人們竟然把 690 億真實的美元發送給了一家似乎實際上充滿危險信號的公司。

但每天,在加密貨幣交易所,交易員們買賣 Tether 幣,好像它們和美元一樣好。某些日子,Tether 的易手額超過 1000 億美元。似乎加密貨幣市場中持有最多資產的人都信任 Tether,我想知道為什么。幸運的是,今年 6 月,1.2 萬人聚集在邁阿密,參加被稱為史上最大的加密貨幣會議。

在 Mana Wynwood 的會議中心,我發現了常見的令人尷尬的 crypto 符號。模特們在地板上走來走去,身上涂著比特幣的標志。一名播客主持人尖叫道:“F*** Elon。”一個裝滿委內瑞拉玻利瓦爾的垃圾箱上寫著“現金是垃圾”。這里到處都是持有 Tether 的人。29 歲的億萬富翁、加密貨幣交易所 FTX 的創始人 Sam Bankman-Fried 告訴我,他購買了數十億美元的 Tether,用于促成其他加密貨幣的交易。“

如果你是一家加密公司,銀行會對與你合作感到緊張,”他說道。

如果你仍然認為比特幣是一種點對點 (P2P) 貨幣,一種無需中介就能實現價值轉移的巧妙方式,那么他的解釋就沒有多大意義。但大多數人不會使用加密貨幣來購買東西。他們在交易所使用加密貨幣進行交易,押注其價值,希望能夠選中下一個狗狗幣而大賺一筆,畢竟在埃隆·馬斯克 (Elon Musk) 開始在推特上發布狗狗幣的消息后,狗狗幣今年飆升了 4191%,而 2021 年 Solana 似乎毫無理由地上漲了 9801%。我們不妨把加密交易所想象成巨大的賭場。許多加密貨幣交易所,尤其是美國以外的交易所,無法處理美元,因為銀行不愿為他們開設賬戶,以免無意中為洗錢提供便利。因此,當這些交易所的用戶想要下注時,他們需要先買一些 Tether。這就好像 Monte Carlo (蒙特卡洛) 所有的撲克室和澳門所有的麻將館都要讓賭客們前往一個中央收銀臺買籌碼。

這些交易所的一些最大的交易員告訴我,他們經常買賣數億美元的 Tether,并將其視為行業標準。即便如此,許多人對于 Tethers 有著自己的陰謀論,比如政府允許它的規模變大,這樣就可以追蹤使用它的罪犯等等。我意識到,他們并不是信任 Tether,而是他們需要 Tether 來交易,并且使用它來賺錢。“它可能會更不穩定,但我不在乎,”加密貨幣投資公司 CMS Holdings LLC 的聯合創始人 Dan Matuszewski 說道。

穩定幣的開始

在 19 世紀,美國邊境上的獵人、獵人和牛仔面臨著貨幣短缺。當時美國政府不發行紙幣,只發行金幣和銀幣,因為早期的領導人害怕通貨膨脹——用約翰·亞當斯 (John Adams,美國第二任總統) 的話來說,通貨膨脹就是“接連不斷的重大盜竊”。因此,一些州允許銀行印制自己的紙幣,可在需要時兌換成美元硬幣。

但某些銀行并沒有持有相應的準備金。這些機構后來被稱為“wildcats”(野貓),據說是因為它們將分支機構設在有野生動物出沒的偏遠地區,從而阻止借款人帶著紙幣來兌換。

最終這些銀行中有許多倒閉了。當時,有一家密歇根的銀行將盒子裝滿釘子和玻璃,然后在盒子上覆蓋一層薄薄的銀幣來騙過審查官,而審查官并沒有被騙。“對于那些肆無忌憚的投機者和冒險家來說,這是多么大的誘惑啊,他們只夢想著財富,并準備好了冒著一切風險去追求財富,”當時的國家銀行專員 Alpheus Felch 后來寫道。

3da26b1aaa8b16ff556ce3e3ba22aff.png

上圖:Tether 聯合創始人 Brock Pierce。圖源:Erick Marciscano/Getty Images

將近兩個世紀后,同樣的誘惑出現在 Tether 的聯合創始人Brock Pierce面前,這位前童星曾在《野鴨變鳳凰》(Mighty Ducks) 系列電影中飾演 Emilio Estevez 的年輕版角色。現在,Pierce 戴著夸張的帽子、背心和手鐲,就像《加勒比海盜》里的約翰尼·德普,他說話喜歡打啞謎,就像《查理和巧克力工廠》里的約翰尼·德普。

Pierce 曾創建了一家買賣電子游戲產品的成功經紀公司,當時他雇傭了后來成為特朗普軍師的 Steve Bannon-Pierce,Pierce 是早期少數幾個有真錢投資的比特幣者之一。“我不是蒙著眼睛擲飛鏢的業余企業家,”他在電話中告訴我,當時他正在準備去薩爾瓦多推廣比特幣。“我是創造的助產師。我只做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Pierce 表示,他在 2013 年與程序員Craig Sellars一起提出了穩定幣的想法。為了經營這家公司,Pierce 聘請了Reeve Collins擔任 Tether 公司的第一任 CEO,Collins 因發明了彈出式網頁瀏覽器廣告而聞名。他們還與Phil Potter合作,Phil Potter 是離岸比特幣交易所 Bitfinex 的高管,當時也在做一個類似的項目,他們給這個項目取了他的名字:Tether。他們在加州圣塔莫尼卡的一間平房里工作,向風投公司紅杉資本 (Sequoia Capital)、高盛集團 (Goldman Sachs) 等進行宣傳。

但當時沒有哪家風投公司感興趣。

67ad341230eefaa58d73121a7b26c1b.png

上圖:Tether 公司的第一任 CEO Reeve Collins,圖源:Tether

其中問題在于,與其他加密貨幣一樣,Tether 幾乎打破了銀行業的所有規則。銀行跟蹤每個有賬戶的人以及他們把錢匯到哪里,使執法機構能夠跟蹤犯罪分子的交易。Tether Holdings 會檢查直接從該公司購買比特幣的人的身份,但一旦 Tether 在世界各地流通,這種穩定幣就可以匿名轉移,僅需通過發送代碼即可。比如,毒梟可以在數字錢包里持有數百萬的 Tether,然后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發送給恐怖分子。

這種擔憂不是理論上的。Zhao Dong 是中國的一個知名 Tether 交易員,他因使用 Tether 為非法賭場洗錢 4.8 億美元而被判三年監禁。2013 年 5 月,穩定幣 Liberty Reserve 的發明者 Arthur Budovsky 在西班牙被捕,并最終承認犯有共謀洗錢罪。檢察官表示,這種匿名網絡貨幣吸引了騙子、信用卡竊賊、黑客和其他罪犯。Arthur Budovsky 在佛羅里達州聯邦監獄發給我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美國將在適當的時候追蹤 Tether。”目前,Budovsky 正在佛羅里達州的一家聯邦監獄服刑 20 年。“(我)幾乎要為他們 (即 Tether 公司) 感到難過了,”他寫道。

這一前景導致 Pierce 和 Collins 在大約一年后的 2015 年放棄了 Tether。但 Bitfinex 交易所的高管Phil Potter 不太擔心 Tether 合法性,因為正如他在 2019 年的播客中所說,他的交易所已經在一個灰色地帶運營。Potter 的老板Giancarlo Devasini,一名前整形醫生 (名義上,Devasini 是 Tether 公司的首席財務官,但與公司打過交道的人說,Devasini 其實是 Tether 公司的掌門人)。

Potter 和 Devasini 同意以他們投入的資金買下他們的合作伙伴的股份,不到 100 萬美元。而Pierce 表示他當時免費交出了他的股份。

5e48070a459c9ffeba35cf94659656e.png

上圖:Tether 的首席財務官 Giancarlo Devasini。攝圖:Alberto Giuliani

那時的 Devasini 已經 50 歲了,以加密領域的標準來看,他已經很老了。房產記錄顯示,他經常往返于米蘭和摩納哥,他的家可以俯瞰地中海。照片中的 Devasini 是一個高大英俊的男子,長卷發,脖子上纏著圍巾。2014 年,他在米蘭一家美術館的攝影展上做模特,他站在鏡子前,臉上半張剃須膏 (見上圖),看著自己的眼睛,臉上的表情顯示出他已經不認識自己了。在隨后的采訪中,他說他的轉折點出現在 1992 年,當時他從整形外科醫生的職業生涯中走了出來。他說道:“我所有的工作都像是一個騙局,都是一時興起的產物。”

他之前曾進入低端電子行業,創立了一系列進口存儲芯片和機頂盒的科技公司。他還在意大利開設過一個在線購物網站。2012 年,Devasini 投資了加密貨幣交易所Bitfinex,那是一個新興的交易所,由一個年輕的法國人創建,從一個已倒閉的交易所復制了源代碼。Devasini 很快就成了這家交易所公司實際上的負責人。與其他交易所相比,Bitfinex 表現得更為可靠,因為其他交易所往往會在竊取或損失用戶資金后崩潰。2016年,該交易所約三分之一的資金在一次黑客攻擊中被盜,之后該交易所補償了用戶。

Bitfinex 和 Tether 從一開始就難以進入受監管的金融體系。他們采取了一系列不太可靠的變通辦法來保持公司銀行賬戶的能夠使用——“很多貓捉老鼠的把戲,”Potter 在與交易員的在線聊天中如此說道。但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在 Bitfinex 上交易,以及其他交易所開始接受 Tether,低調行事越來越難了。截至 2017 年 3 月,Tether 的流通資金超過 5000 萬美元。接下來的一個月,Tether 和 Bitfinex 一直在使用的幾家臺灣銀行關閉了它們的賬戶,這讓 Devasini 底下的高管們非常絕望,據知情人士說,他們甚至考慮租一架飛機,把一摞摞現金空運出來。

最終,他們在波多黎各找到了一家金融機構,名為Noble Bank International LLC,這家銀行愿意與他們合作。我在曼哈頓見到了該公司的創始人 John Betts,他解釋說,Tether 是一家合法的企業,或者至少在他作為該公司的銀行家時是這樣的:“在 Tether 與 Noble 有銀行業務往來那段時間,我們銀行持有他們超過 98% 的現金儲備,并從他們的其他賬戶接收和驗證每月賬單。”

Tether 與 Bitfinex 的聯系

從一開始,加密貨幣就吸引了懷疑論者,他們與我在邁阿密遇到的加密貨幣支持者一樣充滿熱情。

2017 年 4 月,這些懷疑論者開始瞄準 Tether。那個月,推特上一位匿名評論家 (化名 Bitfinex'ed) 聲稱,Tether 根本沒有任何支撐。他在推特上詢問 Tether 公司把錢放在哪里,為什么沒有出具經過審計的財務報表。Bitfinex'ed 在推特上寫道:“它們實際上就是 Dave & Busters/Chuck-e-Cheese 代幣。”這些觀點和其他類似的說法在加密貨幣領域流傳,最終在華盛頓流傳,招致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 (CFTC) 和聯邦調查局 (FBI) 對 Tether 展開了調查。

與此同時,加密貨幣交易蓬勃發展,Tether 穩定幣越來越受歡迎,到 2017 年底,其市值超過 10 億美元。據投資者介紹,Bitfinex 當年盈利 3.26 億美元。Devasini 的股份當時價值超過 1 億美元。這使得 Tether 和 Bitfinex 成為了 Noble 銀行的最大的客戶,但 Noble 銀行的創始人 John Betts 認為,Devasini 任由有關 Tether 準備金的謠言傳播,讓該銀行陷入了風險。Betts 告訴我,他曾敦促 Devasini 聘請一家會計公司來制作一份全面的審計報告,以安撫公眾,但 Devasini 說,Tether 不必如此來回應外界批評。

Devasini 這么遮遮掩掩可能是有理由的。Tether 的網站長期以來一直承諾:“每一枚 Tether 都是由我們的儲備金中持有的傳統貨幣以 1:1 的比例支撐的。”但 Betts 表示,Devasini 想要利用這些儲備金來進行投資。如果當時 Tether 真的如其所言擁有 10 億美元的儲備金,假設投資回報率為 1%,那么年利潤將達到 1,000 萬美元。

Betts 認為這對于 Devasini 來說是一種利益沖突,因為任何投資收益都將 Devasini 和他的合伙人所有,但如果投資失敗,Tether 的持有者們可能會失去一切。當 Betts 對此表示反對時,Devasini 對他加以指責。“Devasini 想要更高的回報率,”Betts 說道。“我一再懇求他要有耐心,和審計師一起做這項工作。”

Tether 的領導人想從 Noble 銀行撤資。但 Phil Potter 不同意,所以Devasini 和其他合伙人在 2018 年 6 月以 3 億美元買下了 Potter 在 Tether 公司的股份。同月,Betts 因健康和家庭原因辭去了在 Noble 銀行的職務。他的合伙人后來在法庭上指控他將公司資金用于高端酒店和私人飛機旅行;他說旅行是為了工作。無論如何,Devasini 如愿以償地從 Noble 銀行取出了他的存款,而這家銀行隨后很快就倒閉了。

2018 年夏天,Devasini 面臨著另一場危機。紐約總檢察長辦公室提起訴訟后披露的文件顯示,他的Bitfinex交易所曾將 8.5 億美元委托給巴拿馬的一家轉賬服務公司 Crypto Capital Corp.,這是解決其銀行問題的一種變通辦法。但文件顯示,Crypto Capital 突然拒絕將錢匯回 Bitfinex,導致該公司無法向想要提取現金的客戶付款。這是一種危險的情況——如果公眾知曉這種情況,可能會引發銀行擠兌。

所以 Devasini 給客戶找了各種各樣的借口,同時請求 Crypto Capital 提供一些現金。作為訴訟的一部分,他的談話內容被公開。2018年,Devasini 在給 Crypto Capital 創始人的信中寫道:“我們正在面臨大量的 (用戶) 提款,除非我們能轉移一些資金,否則我們無法再面對這種情況。”還有一次,Devasini 說道:“請理解,這一切可能對每個人、對整個加密社區都是極其危險的。”

事實證明,波蘭檢察官查封了 Crypto Capital 的賬戶。

他們后來聲稱,Crypto Capital 為包括哥倫比亞販毒集團在內的客戶洗錢。美國檢察官將以銀行欺詐罪起訴其主要負責人之一 Oz Yosef,他還沒有在法庭上對指控做出回應。(Tether 和 Bitfinex 的律師 Hoegner 表示,這兩家公司都受到了 Crypto Capital 的欺騙,原以為該公司遵守了監管規定。)Devasini 沒有披露 Bitfinex 破產的消息,而是挪用了 Tether 的儲備金來填補這個缺口,這使得 Tether 僅由部分準備金支撐。

2019 年 2 月,Tether 修改了其 1:1 的儲備金承諾,更改其網站并寫道:“每一枚 Tether 都有100%由我們的儲備金支撐,這些儲備金包括傳統的貨幣和現金等價物,并且可能偶爾還包括 Tether 向第三方提供貸款的其他資產和應收款項,其中包括 Tether 公司的附屬實體。” 這一變化表明

Tether 正在使用其儲備金進行放貸,但當時很少有人注意到這一點。直到 2019 年 4 月,紐約檢察長辦公室起訴 Tether,試圖迫使其交出文件,這些放貸才為公眾所知。

令人驚訝的是,盡管 Devasini 丟失了很多用戶的錢,但加密貨幣世界并沒有對他失去信心。2019 年 5 月,一個主要交易商聯盟對 Bitfinex 進行了紓困,向該公司額外投資了 10 億美元。

該交易所用這筆錢償還了 Tether Holdings 的提供的貸款。2020 年,當加密交易在疫情期間開始起飛時,Tether 實現了指數級增長,新發行了 170 億 Tether。2021 年到目前為止,Tether 的新增發行量達到 480 億。

今年 2 月,Tether 同意支付 1850 萬美元和解紐約檢察長辦公室的訴訟,但不承認自己有不當行為。支持者認為此次和解是對 Tether 的支持——如果 Tether 是一個巨大的騙局,紐約州檢察長會與之和解嗎?

但在華盛頓,調查仍在繼續。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司法部的檢察官致 Devasini 和其他 Tether 高管,通知他們,他們是一起銀行欺詐犯罪調查的目標。政府正在調查他們是否在幾年前欺騙銀行開戶。“Tether 經常與包括司法部在內的執法機構進行公開對話,這是我們致力于合作和透明度的一部分,”該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書面文件

Tether 仍未披露其資金的存放地點。我能找到的唯一愿意表示目前與該公司合作的金融機構是巴哈馬的Deltec Bank & Trust。我在 Deltec 的辦公室里見到了這家銀行的董事長 Jean Chalopin。Deltec 的辦公室位于 Nassau (巴拿馬首都) 一幢六層建筑的頂層,周圍環繞著棕櫚樹。在過去,Jean Chalopin 與人合作創作了動畫片《Inspector Gadget》,他辦公室的門上還掛著一幅畫,畫的是 20 世紀 80 年代穿著風衣的機器警察。雜志封面陳列在書架上,封面人物是 Chalopin 的妻子,她曾做過模特,女兒是歌手。現年 71 歲的 Chalopin 留著一頭蓬松的紅頭發,戴著一副無框圓眼鏡。當我們坐下來時,他從書架上拿出一本關于金融欺詐的書《錯位的信任》(Misplaced Trus)。“人們為了錢會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他神秘兮兮地說道。

他給自己泡了一杯茶,告訴我他在 1987 年賣掉了自己的第一家動畫工作室 DIC Entertainment 后來到了巴哈馬。這筆交易讓他發了財——他在巴黎郊外買了一座城堡,還在巴哈馬買了一座粉紅色的殖民地,后來在 2006 年的詹姆斯·邦德電影《皇家賭場》中,這里充當了電影中反派的家。他曾在 Deltec 銀行工作,后來與這家公司年邁的創始人成了朋友。

這家曾經在整個拉丁美洲經營投資銀行業務的銀行,資產已經縮減到只有數十億美元。Chalopin 對其進行了投資,最終成為該銀行最大的股東。巴哈馬的銀行在電影中經常被描繪成洗錢者的天堂,但 Chalopin 表示,Deltec 的優勢在于客戶服務,而不是保密。他決定在生物技術、基因編輯和人工智能等新業務領域尋找客戶,這些客戶規模太小,無法得到大銀行的個人關注。另一個領域是加密貨幣。“加密貨幣就像是,‘不要碰,這很危險,’”他說道。“如果你再深入一點,你會發現其實不是這樣的。”

3b93d9d4e9fb2b492b6a4f4f4dcf737.png

上圖:Deltec Bank & Trust 銀行董事長 Jean Chalopin。攝圖:Rebecca Sapp/Getty Images

他表示,2017年,一位通過比特幣致富的客戶介紹他認識了 Tether 的 Devasini 。Devasini 為 Chalopin 做了一頓意大利燴飯,他的直率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他們發現 Devasini 和 Chalopin 的母親生長在同一個意大利村莊時,他們開始稱呼對方為 cugino (表兄弟)。Devasini 在巴哈馬群島 Chalopin 家附近附近買了一處房子,他們一起買下了這處海濱地塊,并將其分給了這兩處房產。

Chalopin 告訴我 Tether 受到了不公正的誹謗。“沒有議程或陰謀,”他說道。“它們不是安然(Enron)或麥道夫(Madoff)。當出現問題時,他們會體面地解決它。”Chalopin 表示,在 2018 年 11 月接受 Tether 公司成為 Deltec 銀行的客戶之前,他對 Tether 進行了數月的調查。他簽署了一封擔保其資產的信。令他驚訝的是,批評人士仍然堅持認為 Tether 幣不是由現金支撐的。“坦率地說,當時最重要的事情是人們認為‘其資金儲備根本不存在,’”他說到。“我們知道這些錢的存在!就在 (Deltec銀行) 這里。”

但當我問 Chalopin 是否確定 Tether 的資產現在完全安全時,他笑了。他說,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他只持有 Tether 的現金和風險極低的債券。但最近 Tether 公司開始利用其他銀行來處理其資金。其中只有四分之一 (約150億美元) 仍在 Deltec 銀行中。“我不能說我不知道的事情,”他說。“我只能控制我們所能控制的。”

回到美國后,我拿到了一份文件,上面顯示了 Tether Holdings 的詳細儲備金賬目。文件顯示,其中包括向中國大型企業提供的數十億美元短期貸款,而這是貨幣市場基金所避免的。而那是在中國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之一中國恒大集團 (China Evergrande Group) 開始崩潰之前。我還了解到,Tether 還向其他加密公司提供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貸款,這些貸款以比特幣作為抵押。

其中一家是公司Celsius Network Ltd.,該公司創始人 Alex masinsky 告訴我,這是一家面向加密貨幣投資者的大型準銀行。他說,該公司為其借入的大約 10 億 Tether 貸款支付 5% 至 6% 的利率。

Tether 否認持有任何恒大債券,但其律師 Hoegner 拒絕透露 Tether 是否擁有其他中國商業票據。

Hoegner 說,Tether 公司的絕大多數商業票據都得到了信用評級公司的高評級,其擔保貸款的風險也很低,因為借款人必須提供比借款價值更高的比特幣。“正如我們一貫證明的那樣,所有 Tether 都是受到完全支撐的,”該公司在本文發表后在其網站上發布的一份聲明中表示。

Tether 在中國的投資和由加密貨幣抵押的貸款的規模可能相當大。如果 Devasini 承擔的風險足以讓 Tether 的全部儲備獲得哪怕 1% 的回報,那么他和他的合伙人每年將獲得 6.9 億美元的利潤。

但如果這些貸款失敗,即使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一枚Tether 的價值也將低于 1 美元。這種情況下,任何持有 Tether 的投資者都會有贖回 Tether 的動機;如果其他人先進行贖回,那么 Tether 的儲備金可能會枯竭。銀行擠兌將會上演。

今年 7 月,在美國財政部 (Treasury Department) 開會的官員們正在討論把 Tether 像銀行一樣監管,這將迫使 Devasini 最終公布其儲備金的去向,甚至通過發行一款官方的美國穩定幣來削弱Tether

奇怪的是,至少到目前為止,加密貨幣市場的大多數參與者,包括一些非常大和復雜的運營商,似乎并不關心任何風險。就在上個月,交易員們購買了 30 億美元新鑄造的 Tether,大概向 Jean Chalopin 的巴哈馬銀行 Deltec 注入了數十億美元,以換取由 Giancarlo Devasini 創造的、由已經成為美國刑事調查目標的 Tether 高管們管理的 Tether 幣。

這種情況與美國銀行業的“野貓”時代有相似之處。等到美國內戰初期,亞伯拉罕·林肯 (Abraham Lincoln) 總統開始印刷聯邦紙幣,并對其他貨幣征收高得令人望而卻步的稅,“野貓”紙幣的局面就結束了。這些曾為前沿城市經濟提供動力的“野貓”紙幣,現在已被廢棄。一些人把它們給孩子們玩。在農村,它們被用作墻紙。

==

和2萬人一起加入鴕鳥社群

添加QQ群:645991580

添加TG群:鴕鳥中文社區 https://t.me/tuoniaox

聲明: 鴕鳥區塊鏈所有發布內容均為原創或授權發布,如需轉載,請務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來源:鴕鳥區塊鏈(微信公眾號:MyTuoniao),任何不尊重原創的行為鴕鳥區塊鏈都將進行責任追究!鴕鳥區塊鏈報道和發布內容,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鴕鳥區塊鏈要聞

該出手時就出手,不然只能打醬油。

2329 篇 作品
斗牌TV宝爷